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情色 > 阴阳闯江湖

2019-03-03 00:35:17


「师兄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细细的呻吟声是从「阎门」的第五弟子「牟玉」
的闺房中传出的。
馨香整洁的闺房中,红眠床正不住地摇动着,罗衫和纱裙散落在地上。绣帏
之中,玉儿的双眼紧闭,榛首后仰,修长的双脚被架在雪白的双肩上。红色的肚
兜已经被扯开,无力地垂在身侧。雪白的皮肤上,泛着汗水及红潮。绵软的丰乳,
随着上方男子的动作而剧烈摇晃。
「嘘……」男子用两指揉捏着玉儿的乳首。
及笄之年的玉儿,虽然乳房有着不符年龄的丰满,但乳首仍然是如少女般小
巧。随着男子的逗弄,现在已经呈现粉红色,并且全然地挺立着。男子轻轻的揉
捏着,不时轻抚,不时旋转。
「啊,不要……」玉儿惊喘。
男子一边俯下身吻住玉儿的樱桃小口,腰部的动作稍为缓和了下来。
「嘘……别叫……要是被师父发现,不知道会遭到多严厉的惩罚!」男子轻
声说道。
玉儿闻言,想起师父那些残暴的手段,身体轻颤了一下。男子似乎感觉到她
的颤抖,舌头分开她的双唇,轻轻的吸允,一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「唔……」强忍着呻吟的结果是,感觉更强烈。
玉儿清楚的感觉到唇上,胸口,和下身都被侵占了,涨满的快感一波波袭来,
不禁扭动纤腰,汗水微湿的长发在男子的胸上擦过。
男子怜惜地心想:「师妹还真是敏感,稍微一碰就受不了了,虽然已经被师
父的魔掌侵犯了,但秘道还是那么窄紧,要她强忍着不呻吟,可真是难为她了。」
一想到师父破了师妹的处子身的样子,男子不禁动作越来越粗暴,忽地把长
指伸向玉儿的后庭。玉儿再也忍不住,叫着「不要…」身体剧烈的抽慉.
男子也
在同时抽出硬棒,低吼一声,把烫热的种子喷洒在玉儿的脸上。
这时,玉儿突然感到脚踝一痛,一条长鞭卷住了她的脚踝,一股大力硬生生
地把她扯离师哥的怀抱,栽到冰冷的地上。虽然脸被洒满了精液,玉儿无法张开
眼睛,但是她还是知道:这种武功,这种手段,在「阎门中不会有第二个人了……
「是师父!师父发现了……」玉儿的背脊不禁涌起一阵寒意……
「啊……」
忽然听到师兄的惨叫声,玉儿急忙伸手抹去脸上的精液,只见乌黑的长鞭好
像有生命一般,瞬间点了师兄的三十六处大穴。之后长鞭回转,重新缠在玉儿的
一只脚踝上,将她的一只脚踝高高举起。
「啧啧啧,玉儿,信儿,你们师兄妹感情还真是好啊!」
玉儿的白玉般身体不住的颤抖,脸上还留有欢爱后的红晕及师兄的精液,这
时大大的眼睛里,流下恐惧的泪水。红色的肚兜只剩一条带子挂在手上,一条长
腿被高高的举起,还流着透明爱液的秘处,暴露在师父的面前,呈现难为情的姿
势。
「师父,求求你,不要……」玉儿只想把双腿并拢,逃开师父的视线。
师父的黑色披风抖动了一下,乌黑的长鞭瞬间放开了玉儿的脚踝,往她的秘
处抽击了一下,之后瞬间又缠回原来的位置。
「啊……」玉儿惨叫一声,双腿间柔嫩的花瓣,顿时出现一道红痕。
「师父……是……是孩儿强迫师妹的……你要惩罚,就惩罚我好了!」绣床
上的师兄柳信不忍看到这一幕。
他记起上次三师妹和青城派的弟子私奔不成,被师父「鬼霸天」抓回本门之
后,关在「刑房」之中一个月。「刑房」是师父专门用来凌虐少女的地方,各式
各样的刑具一应俱全。
只听到一个「刑房」内惨叫声不绝于耳,三师妹被放出来之后不久,就香消
玉殒了。
「哈哈哈……」鬼霸天残酷的眼睛眯了起来,「信儿啊,你把师妹调教得不
错嘛,花瓣都湿淋淋的了,被你插得还有点往外翻呢!不像我奸淫她的时候,她
都只会哭泣……不过玉儿的呻吟很是很好听呢,你叫她不叫,我可舍不得!」说
着,又在玉儿双腿间的花瓣上补了一鞭。
玉儿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痉脔,脚踝却被拉得更开了,她知道师父早就来了,
只是不动声色。
她的汗水和泪水一齐滑落:「师父,求求你,饶了玉儿和师兄吧……」从小
到大,师父的习惯徒弟最知道,前面越是不动声色,后面的刑罚越是惨酷。这一
次,只怕……
「哈哈哈,既然玉儿都这么说了……」鬼霸天阴沉的唇边浮现出一丝微笑。
「来人哪!把玉儿送去刑房,为师的要好好的宠……爱……她……哈哈哈哈!」
「师父……」柳大信脸色顿时苍白,声音也颤抖了起来。
「至于你,为师的对凌虐男子可没有兴趣,就便宜你了,这毒砂手,只会让
你有刮骨剖心之痛共七七四十九天而已,哈哈哈……」
「启禀鬼门主,刑房中的少女,已经……准备好了。」一名形貌猥琐的老人
躬身说道。
「哦?怎么这么久才弄好?」鬼霸天的声音如寒冰。
「属下……亲自为她,彻底清洁了一番!」老人想起适才他充满皱纹的双手,
抚摸过少女柔嫩的皮肤的感觉。不禁咽下一口唾液。
虽然替门主找上的少女们,浣肠和剃毛,是他的例行工作之一,但她很特别,
让他不禁花了过多的时间。
「哼,司刑老人,你下去吧。」鬼霸天的嘴角浮现出残酷的微笑,一边移步
往刑房走去。
鬼霸天是江湖中的第一大邪派「阎门」的掌门人。牟玉和柳信,都是他收养
的孤儿之一。把他们培养成杀人的机器,以达到自己的野心,就是鬼霸天的目地。
他对这群孤儿,没有任何感情。听话的,他就给解药,不听话的,他就施以
酷刑,绝不手软。若说真正让鬼霸天,还有一点点兴趣的,就是五弟子牟玉了。
「玉儿渐渐长大之后,出落得越来越明艳动人了。」鬼霸天回想起强占玉儿
的那天晚上,玉儿激烈地抵抗,害他差点出手点了她的穴道。
不过转念一想:不挣扎的女人可没意思。最后用绳子把玉儿的四肢绑在床柱
上,破了她的处子身。之后他不顾她还是初次,把她绑成不同的姿势又硬要了两
次,让她昏晕了好几次。想起玉儿的呻吟声,丰乳及纤腰,他感到丹田中,火气
逐渐上升。
「早就想看看玉儿求饶的样子了!」鬼霸天推开刑房阴暗的木门,「还可以
顺便除去我的眼中钉:天山派的黑傲天,哈哈哈哈……这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
啊!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「师父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」
两盆火炭的照耀下,阴暗的房间里,少女白皙的皮肤上已有薄汗。她的身体
上缠着粗糙的麻绳,双手被绑在身后,由绑住纤腰的绳子支撑,悬吊在刑房的梁
柱上。
四处挂着各式各样的鞭子,铁链,夹子,蜡烛,还有种种不知名的刑具。
少女的脚尖,恰恰好可以碰到地板。脚背拼命地伸直,踮在地上来减轻被吊
着的不适。但这却使她的臀部更加地高耸,被除去毛发的花苞,毫无遮掩地无力
地暴露在凌虐者的面前,呈现羞人的姿态。
更让她难为情的是,刚才帮她洗身,剃毛,还有把药物灌进她的……的那个
老人,一双猥亵的三角眼,眨也不眨的瞪着这里。
她白皙的臀部,已经布满了一道道鞭打之后的红痕。刚开始还咬牙强忍,后
来终于受不了地求饶。
偏偏这时,凌虐者恶魔般的手,沿着鞭痕累累的臀部往下滑动。
「啊……师父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
「哈哈哈,这么修长的美腿,一点瑕疵也没有……」鬼霸天一边轻轻抚摸,
一边拿着羽毛笔搔着玉儿的左脚心。
「啊……」一阵酥麻的感觉,玉儿忍不住脚一软,被吊起的娇躯前后摇晃。
「连脚底都这么白……哈哈哈……」羽毛笔接着肆虐至右脚心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被鞭打过的肌肤,现在像火烧般的烫热,玉儿咬着嘴唇,
极力地想忍住颤栗的呻吟声。
「背部的皮肤也这么光滑……」羽毛笔接着在后颈和背部绕着圆圈。
「啊……不……师父……」吊着的少女扭动腰肢,横梁上的绳子吱嘎作响。
目不转睛的看着少女艳红的脸颊,司刑老人伸出舌头,舔了舔干瘪的嘴唇。
彷佛知道老人内心的欲望,鬼霸天邪笑道:「司刑老人,你也想来玩弄她吧!
你不知道,玉儿的性感带是在耳朵呢,就由你,来舔这淫荡的小娘们的耳朵吧!」
「师父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玉儿想起那猥琐老人的舌头,顿时几欲晕厥。
但是一瞬间,恶心的舌头已经碰到她最敏感的耳壳内侧。
「啊……」玉儿的头左右摇摆,想要逃避。
老人潮湿黏褡的舌头,并不躁进,反而像猫儿抓到老鼠般,施展出高超的技
巧,慢慢玩弄它的猎物。
「不要,你走开……」玉儿的头剧烈摇晃,黑色的长发落在白里透红的肌肤
上。
但老人令人做恶的舌头,还是不断的蠕动者,甚至用塌陷的嘴唇,往耳孔吹
气,或张开布满黄斑的牙齿,轻咬细致的耳垂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鬼霸天一面拨开少女的臀瓣,羽毛笔往两股之间轻轻地擦过。
「不要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好痒……」
「哈哈,这里已经湿了呢!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儿呢!」两股间的濡湿,在火
光映照下,反射出淫糜的颜色。
「啊……师父……不要摸那里……」玉儿不禁扭动纤腰。
「没有师父的允许,你还敢动,嗯?看来刚才的惩罚还不够……哈哈哈,为
师的会让你更……舒……服……的……」
鬼霸天淫笑着,一边由刑具架上取下一个三寸长,一寸宽的黑色钢棒,上面
有着螺旋形的刻痕。
他再由架上的另一侧,取出了一个药瓶,挑了厚厚一层药膏,抹在钢棒上。
「司刑老人,这瓶可是「念奴娇」?」鬼霸天转头看向口水不住滴落的老人。
「门主……启禀门主……」老人淡黄色的眼球中露出一丝惊恐,吞吞吐吐的
说:「是,但,这……是最强的……媚药啊……她还是初经人事的小姑……娘……
这用量……只怕……会……玩……玩坏了她……」
「你放心,她这么美,为师的可不能亏待她,哈哈哈……」说着慢慢地把玉
儿的臀瓣拨开,用羽毛笔在颤抖的菊蕊上逗弄着。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师父……」少女看到黑色钢棒上青色的药膏,
泪水由惊恐的大眼中滑落。
冰冷的钢棒不顾少女的挣扎,无情的抵住了少女还未经人事的菊蕊,缓缓的
往内旋转,逼进。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少女惨叫了一声,背上渗出冷汗。
「师父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阴暗的刑房中,惨烈的呻吟
声回荡着。
少女被绑吊的姿势已经改变。这时她正面被吊起,双手高举,丰乳上下方各
有两条粗绳绑住。
雪肤上,刚才被吊起的绳痕,纵痕交错。两只修长的玉腿,从膝盖被吊起,
分别被吊在两边的梁柱上。
另外两条粗绳,穿过少女细嫩的胯下,一个绳结恰巧抵住花瓣前端的珍珠小
核,另一个绳结打在方才插入菊花蕊中的钢棒外面,阻止钢棒往外滑出,把菊蕊
残忍地撑开。绳结绑得极紧。
少女一动,敏感的珍珠小核和菊蕊中的钢棒就会受到摩擦。被绳结陷入肌肤
的花瓣已经一片濡湿,绽放在凌虐者的眼前。
「啊……好热……不要……」菊蕊中媚药产生刺激的热辣感,加上被师父凌
辱的羞耻感,使玉儿不自觉的扭动纤腰。
但这只是火上加油而已,她的全身都泛起了红晕,汗水如雨般流下。
「啊……」细长的牛尾鞭打在淡粉色的大腿内侧,本来已经渐渐无力挣扎的
的少女,又重新扭动娇躯。
「哈哈哈……有感觉了吧!」鬼霸天残暴的挥舞手中的牛尾鞭,边吩咐:
「司刑老人,你去舔她的腰侧」
「不要……饶了我……」玉儿的耳朵还留有老人呕心的津液。
想起老人湿黏的舌头和舔自己时猥亵的表情,玉儿忽然全身无力。
不过少女的哀求是没有用的,湿凉而扭曲的舌头马上在少女的腰眼上游走。
「唔……啊……」在鞭子的凌虐和舌头的舔弄下,玉儿渐渐神情恍惚,她感
到身体越来越热,就快要炸开了。
「师妹!」惊醒玉儿的,是师兄柳信的叫声。
「师父,你怎么能这样!」柳信叫道。
玉儿看见师兄的眼光望向自己,顿时想起自己被吊着鞭打,菊蕊中插着钢棒,
秘密花瓣上还布满露珠的样子,不禁红晕上脸:「师兄,你不要看……」
但是柳信却无法移开目光,看到师妹淡粉红色的身体上布满了绳痕和鞭痕,
失神地不断扭动娇躯,他的胯下一阵胀痛。
「师兄,不要看……」柳信叫道:「师父!」
鬼霸天邪笑着,边用粗糙的手指往少女的乳首揉去。
「啊……哈……不要……」玉儿被媚药充份作用的身体,禁不起这强烈的刺
激,顿时全身颤抖。
「师父,求求你……师妹她……」柳信不敢为师妹求饶。
「信儿,师父叫你来得正是时候吧?正好看到你的师妹呻吟的样子,嗯?」
鬼霸天加重手上的力道,用力往娇嫩的乳首拧转。
「啊……」玉儿吊着的脚背弓起,双眼紧闭,显然已经快要达到高峰。
「师父!」柳信的眼中如欲喷出火来,双手握紧拳头。
「信儿啊,论武功,你是打不赢师父的。不过要是你听话,师父还是有可能
放了玉儿的,哈哈哈……」鬼霸天边说,边用两指往少女的乳首弹了两下。
「啊……」乳尖已被揉弄得高高肿起的玉儿,榛首往后一仰,长发在空中甩
成一条弧线。
吊起的身体不住颤动着。樱唇微张,不住地喘着气。
「师父,你……」柳信咬着牙说:「好吧,只要能放了师妹,我……」
「哈哈哈,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儿!」鬼霸天手起气振,把紧缚玉儿秘部的
粗麻绳震断,边掏出又粗又长的硬棒。
柳信看到那丑陋的东西,不禁吓了一大跳,原来上面穿了两个粗大的金环!
难怪有的少女被师父抓来玩弄一夜之后,就流血至死!
「信儿,你就来舔玉儿的珍珠小核吧,若不这样做,你的亲亲小师妹说不定
会禁受不起,流血而死呢!上次为师的帮玉儿破花时,可没有戴这两只金环啊,
那时她都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了。」
鬼霸天残忍的笑着,一边用金环玩弄着花瓣间的绉褶。
「啊……师兄……不要……你不要理我……」少女柔软的花瓣,在凌虐者残
酷的玩弄之下,泌出点点的露珠,滴落在刑房冰冷的地板上。
柳信一边咬着牙,一边却不由自主的走向前去。他渴望品尝那少女的羞花!
当少女的珍珠小核被她师哥蹂躏时……
「哈哈哈,司刑老人,你也很想一起来吧?好吧!那个涂了药的钢棒就交给
你了,你要用口让它不掉出来喔!」
「啊……师父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玉儿在三人的夹击之下,不禁拱起了纤腰,
迎合着三人加诸身上的折磨。用了媚药的菊蕾隐隐作疼。
「玉儿,你一定很想师父插进去吧?」
「唔……」少女急速的叹喘,身体有着高潮将至前的紧绷。
「那你要说「求师父蹂躏我」才行喔!」鬼霸天淫笑着。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「求……师父……蹂……躏我吧……」玉儿不顾一切的说。
「哈哈哈……」在师父带着金环的硬棒插入的同时,少女的全身终于剧烈的
痉挛,达到了高潮。
刑房冰冷的地板上,少女被彻底蹂躏过的娇躯蜷曲着。少女白皙的皮肤上泛
着红潮,鞭痕和绳痕在雪白的皮肤上纵横交错。
麻绳,鞭子,羽毛笔散落在她的身旁,上方是黑色的钢棒。棒上隐隐有暗红
色的血迹,干涸的血迹和残余的青色药膏混合,发出妖异的光泽。
少女微微一动,刚才被蹂躏的证据——白色的精液,由双峰及璎唇边滴了下
来,在青石的地板上传出啪答啪答的回声。
「嗯……」少女呻吟一声,由多次高潮后的晕眩中,慢慢回过神来。
想起刚才被淫辱时还主动求师父……她满脸红晕地往师兄望去,心中不愿承
认方才得到极大的快感。但却看到师兄柳信的双眼上吊,口水从嘴边留下。
玉儿大惊:「师兄,你怎么了?」
但少女才爬了起来,又无力地摔在地板上。「啊……好痛……」
鬼霸天露出残暴的笑容:「哈哈哈,站不起来了吧?你的身体很有反应嘛!
都肿起来了!就让司刑老人来为你冰敷吧!用冰块敷在你身上最敏感的地方……
嘿嘿!」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但老人冽嘴一笑,露出猥亵的黄牙,枯瘦的手很快把冰块贴上少女敏感的乳
尖、花心、和菊花蕾。
「啊……好冰……饶了……啊啊……」玉儿感到菊蕾内部稍微平息的麻痒感,
又再度如野火燎原。
「哈哈哈,你知道你师兄怎么了吗?」鬼霸天一只脚踩在少女残破的花瓣上,
把冰块推向花心。
「啊……师兄……」玉儿勉强睁眼往师兄看去。师兄两眼无神,口水流满了
衣襟。
「啊……是失……魂散……」玉儿惊喘。
「哈哈哈,多亏了我的好徒儿!刚才我在你的珍珠小核上涂上了一层失魂散,
要不是你那么淫荡,你师兄也不会毫不防备的中计!」鬼霸天邪笑不止。
「师父……你饶……啊,饶了师兄吧……」泪水滴落俏颜。
玉儿知道,失魂散是一种「阎门」中一种极阴毒的毒药。中毒的人会马上形
同白痴。倘若三个月之内不服下解药,就会脑髓穿蚀疯狂而死。理智丧失的时候,
连自己的眼睛也会挖来吃了。这是师门中最残酷的死法。她怎么忍心让师兄这样!
「饶了他可以,就看你怎么表现了!」鬼霸天道。
「师父!只要你……解毒,玉儿……随便师父……」毕竟从小到大,师兄是
阎门中,唯一待她好的人,可说她是唯一的亲人。玉儿决定,就算像这样被师父
凌虐一个月,她也要救师兄!
「哼!」鬼霸天彷佛识破玉儿心里所想的,冷笑一声;「你是极品,师父恨
不得再玩你一个月,但是,把你关起来虐待,太浪费你的美貌了。我要你去诱惑
天山派的掌门人:黑傲天!」
鬼霸天一边把脚趾插入红肿、布满鞭痕的花心。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……」刚才已经被折磨的精疲力尽的少女,被迫又
扭动娇躯。
黑傲天和鬼霸天是同门师兄弟。但他们的师父,只把武功密笈「无亟宝监」
传给了黑傲天。
多年来,因为天山派的压制,阎门才无法称霸武林。所以鬼霸天处心积虑的
要杀了黑傲天,夺得「无亟宝监」。
鬼霸天继续用脚趾凌虐少女的花心,冷笑道:「这黑傲天有个特殊的癖好,
就是喜欢少女作他的……奴……隶……这点,只有从小和他一起学艺的我才知道。
看你刚才的反应,你要达成这个任务,是绝对没问题的。」
「啊……师父……徒儿……」玉儿身上沁出细汗,这个叫黑傲天的人,令她
莫名的害怕。他是师父的同门,又喜欢少女作他的……连师父都忌惮他,只怕他
比师父还要更残暴……
「这是「七毒合欢散」,你诱惑他之前,塞到花心里面,这样只要他碰了你,
不是立时而死,就是全身武功被废。你再趁机夺取「无亟宝监」。」鬼霸天邪笑
道。
「这瓶药汁,是防孕药汁,你每天喝一点。」鬼霸天道:「只要三个月内,
你完成师父吩咐的任务,师父就帮信儿解去这「失魂散」的毒。否则,你师兄会
变成怎么样,为师的可不敢保证啊!呵呵!」
悲惨的少女只好无力的点头。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天山山脉,密林中……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少女双手被绑在树干上,身体不断挣扎。身体
的四周,七八个阎门弟子伪装的「抢匪」正对她上下其手。单薄的白衫已被扯开,
桃红色抹胸已被撕裂掉在雪地上。
「这娘们真美,我早就想干她了!」
「是啊!皮肤真白!」
「咱们一起上吧!」众人淫邪的笑着。
「啊……不要!」少女娇喘。
这群人假戏真作,两根坚挺的硬棒同时侵入她前后的嫩花中。
「啊……你们……」少女拼命地想抵抗前后的攻击。
两只长茧的手分别拧住少女两只粉红色的乳尖,用力拉扯。另外又有两只手
摸上少女光滑的臀部。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少女发出可怜的悲鸣声。
可怜的少女,先前已经受到残酷的凌虐,身上早已鞭痕累累。她就是玉儿。
听说天山派今天出来冬猎,鬼霸天设下了这个局。不过天山派还没到,众人
已轮番地对玉儿出手了。直到众人轮番发泄完一回后,抢着再要第二回时,才听
到天山派诸人的马蹄声。众「抢匪」马上一哄而散。
黑傲天的鹰眼,扫过被绑在树上的少女。少女的白衣被褪至腰上,双乳上布
满青紫的指痕,凌乱的裙子上都是白浊的精液。绑着的双手已经被冻成青紫色。
应该已经被侵犯一段时间了。要赶快保暖!男子想。
他解下貂裘,披在她的身上。
被轮暴过的少女,两颊梨花带雨,头无力的垂下。稚弱的大眼闭起,长睫毛
上犹有泪水。
他说:「姑娘你放心,我们是来救你的。」把她的双手解下,抱她上马,转
头对后面的男子说:「二弟,你们继续打猎吧,我送这位姑娘回去,不然她要冻
伤了。」
「啪!」马队中突然窜出一道红影,马鞭挥向被傲天抱在手中的少女。「傲
天大哥,这种乡野荡妇你也要救!谁知她是不是故意来偷无亟宝监的!你还把貂
裘披在她身上,没的弄脏了你的衣服!」
傲天一手抓住马鞭,感觉怀抱中的少女簌簌发抖。「小红!你别闹了!再不
救她,她的一双手就要残废了!」
「驾!」驱马急驰走了。
玉儿闻着男子的气息,看到他身上只剩一件黑色的长袍和一条银色的腰带,
天上现在渐渐飘起了小雪了,他会冷吗?为何在意自己冻伤的手?
这个男子望向自己的眼神……不同于师父残暴的眼神、司刑老人猥亵的眼神、
或师兄饱含欲望的眼神。这个男子看他的眼神中,有种玉儿感到陌生的东西。
玉儿从来没有被人家这样看过。这男子的深色眼眸之中,有一种……是「关
心」吗?玉儿突然觉得心板上被重击了一下。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「啊,到了!」黑傲天勒转马头。
前面是一个小院落,屋顶覆着白雪,有白色的蒸汽从院墙中冒出。
「猜猜看我们到了哪里?」黑傲天把声调放轻松,想要让少女忘记刚才的苦
楚。
「啊……是温泉!」
「真是聪明的小姑娘!」黑傲天道:「这里可是我和二弟才知道的秘密基地
喔!你快冻伤了,需要泡个温泉。你放心,这里没有旁人会来打扰。」
看到少女脸上绽放出一朵微笑,黑傲天的心跳突然乱了节拍。
少女已经进去泉水里面很久了。黑傲天还是在外头胡思乱想。脑中充满了少
女被凌虐的胴体、适才林中的景象、解开白皙双手上的绳缚时的触感……他突然
感到一阵躁热。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了。
他信步走到雪越下越大的院落外。忽地听到远处一根枯枝被踏断的声响。雪
地上有极轻极轻的脚印。显然来人的身手不凡。
他皱皱眉:「啊!不好!那少女怎么那么久还没出来?!」
「姑娘!」没有回音!黑傲天的心狂跳着。一把推开温泉的木门。
「啊!」他哑然失笑。
原来连日的疲惫和煎熬,让玉儿泡了温泉后,竟在池中睡着了。无暇的脸蛋
上,犹挂着一串泪珠。
「温泉泡太久会气闷的!」他不愿意吵醒熟睡的少女,拿了一件干衣服把她
抱到床上去一边不自禁地吻去她颊上了泪珠。
反正雪那么大,今天晚上也回不去了。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「启秉鬼门主:黑傲天已经上钩了!」来人的鞋上还有些未融的雪和枯枝,
显然是刚到过下雪的林中。
鬼霸天说道:「哼,很好!」一边拿烙铁逼近被铁链拴着的女子。
「啊……」那女子惨叫一声,吓晕了过去。
「哼,这个新抓来的,真是没用!还是玉儿好!」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「啊……师父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」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

武侠情色
点击:4412-1917:41神代
点击:8512-1917:39【堕落神雕】(序—2)
点击:3305-3002:10神雕梦传
点击:7310-1101:45【龙魅】
点击:9110-2410:30淫唐传 (全六部+番外三篇)
点击:805-2502:59终极幻想之武侠爽文
点击:805-2503:00色情之天龙八部
点击:7212-1917:40【侠女噩梦】
点击:7709-2008:36[玄幻奇幻][箱子中的妈妈(纠正)][作者:多人][完]
点击:8010-2115:47辉夜樱
点击:3006-0201:33色情天龙八部
点击:6512-1917:47 文姜[完]
点击:10111-1900:50[玄幻奇幻] 素仙子雷峰塔遭劫 淫和尚金山寺夺贞
点击:5102-1016:36誅仙之陸雪琪-淫女道
点击:12812-0311:32鬼妻-第壹部-鬼楼
点击:1205-3102:15春公子1
点击:50805-0505:51【重生赵志敬】(四)无量山洞
点击:15010-1101:45【北伐女将蒙难记】(全)作者:hldy
点击:6212-1917:53上学途中
点击:8812-1917:47【理力者】
点击:9902-1016:36第一章最后的任务
点击:7409-2902:08郭府內深藏的陰謀(1-3)作者:Giuseppe
点击:4111-2206:01【邪恶异能者俘美传】(53章 54章)
点击:16212-0401:22庵堂淫雨
点击:6212-1918:03【变身之邪恶金庸】
点击:2606-0102:57极品家丁之花开并蒂
点击:1105-2602:16小小的公主1
点击:1105-3002:06神雕后记之龙女奶荒
点击:8010-2700:55海大富的宫内生活
点击:14012-1918:08江湖淫娘传
阴阳闯江湖,色哥免播放器视频,色哥免费电影导航,色哥明星刺激,色哥男同同志,色哥尿尿
色哥免播放器视频-有可能是最好的成人视频站,色哥免播放器视频是针对华人服务的绿色的成人站,内容涵盖了国内外明星热门性爱视频,如李宗瑞迷奸案,陈冠希艳照门,汤唯色戒未删减版完整版,万绮雯的色戒天使,偷拍自拍,制服诱惑,色哥免播放器视频,伦理剧等多种类型的视频电影,激情24时。
TOP反馈